七星彩走势图表预测|七星彩走势图表下载
七星彩走势图表预测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主題活動>> 弘揚正能量

饋贈生命,地質大愛超越生死——安徽省地礦局327地質隊23位老人志愿捐獻遺體

[ 字體:     時間:2018-12-17    ]

在安徽省地礦局327地質隊生活區,23位老人志愿捐獻遺體。年輕時,他們同為祖國找礦,如今,他們共同選擇繼續奉獻祖國,在自己百年之后讓生命以另一種方式存在—— 

捐獻遺體——23位老人的故事

見到丁立長老人的那天,陽光灑在丁老的身上,他正在陽臺上曬臘腸,矮小的他背影被陽光拉得很長。“我百年后,燒了就燒了,那不如給國家做點貢獻,給醫學當個標本。”丁老笑呵呵地說。面色紅潤、頭發花白的丁老,已有84歲了,除了耳朵有點不靈光,身體仍然很硬朗。

丁立長是327地質隊最早志愿捐獻遺體的老人。在丁老的家里,有一張他在大蜀山陵園遺體捐獻公墓上的照片,站在鮮花叢中的丁老神采飛揚。“這是我的人生后花園,以后我的名字也將刻在這光榮的墓碑上。”丁老高興地說。

1956年,丁立長在上海參軍時曾獲得三等功。當時,上海醫科大學的老師,向他們介紹了當時我國醫學研究和醫療方面遺體來源匱乏的情況,捐獻遺體的想法就深深地埋在他的心里。“我當時在327隊干的就是機修,機器壞了只有拆開,了解結構,技術才能提高,醫學也一樣。”丁老說。2002年他從地質隊退休后,便毅然決定志愿捐獻自己的遺體。

當時,安徽省遺體捐獻中心尚未掛牌成立,丁立長經過多方奔走,一直沒有找到正式的遺體接受部門。“他先騎車去安徽醫科大學,后來又去合肥市民政局,又去了公證處,足足跑了一星期,最終完成了心愿。”丁立長的老伴說。她告訴記者,丁老曾經在巢湖救火,自己差點受傷,這事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過。

丁老夫妻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都在合肥生活工作,平時經常來看望父母。在女兒丁梅的眼里,父親是一個沒有一點“私心”的老人。“國家不要有損失”是丁立長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從小就教育兒女要有一顆公德心。

“我一名普通的老百姓,退休工資能養老,生病國家負擔大頭,房子是國家給我的,捐獻自己就算是我對這個國家這個時代的回報吧。”丁老說。耳朵不靈光的丁老,說話聲音特別大,但他卻總是用手擋著自己的嘴,于細微處給予別人周到的關照。

據悉,這個主要由327地質隊退休職工組成的遺體志愿捐獻團隊,從2002年至今已有23人登記志愿捐獻遺體,其中4位老人已經過世并完成了捐獻。4位老人中,有3位是327地質隊退休職工,1位是327地質隊退休職工家屬。這20名志愿者有的是老黨員,有的是走遍全國的地質勘探和采礦工人,其中年齡最大的1929年出生,而最年輕的1967年出生。 

群體效應——奉獻情懷感動身邊人

“自從我們社區成立省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中心安醫大接受站,公布了電話號碼,就不斷有人打電話來咨詢遺體捐獻相關情況。327隊的退休職工們給我們社區形成了很好的帶頭作用,傳播了正能量。不僅是我們社區的居民深受感動,還有其他社區的居民也加入到這一團體中。”327地質隊所在社區七里站街道廿埠社區工作人員說。

據了解,廿埠社區志愿捐獻遺體的數字還在不斷更新中。在“327隊捐獻團”中,有夫妻雙方相約一起捐獻的,也有幾十年的老友結伴同行的。已經完成捐獻的蘇克儉老人的愛人畢治國、女兒畢琳也是遺體捐獻志愿者,他們是327地質隊區的“捐獻之家”。

“我干了30多年地質工作,知道標本、數據對科學研究有多重要。”如今已經80歲的張志良說。退休前,他是327地質隊的一名地質科技人員,高級工程師,常年在野外作業。在他看來,醫學和地質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想到自己百年之后,遺體還可以用于醫學研究,培養更多的醫生。器官也有可能讓別人重獲新生,就覺得自己的決定非常有意義。

張志良不僅自己志愿捐獻遺體,還鼓動老伴沈佩珍和自己一起,簽署了志愿捐獻遺體申請登記表。“我們一起生活了大半輩子,現在做貢獻也要一起,而且還和這么多的老朋友在一起,我覺得非常有意義。”沈佩珍說。

筆者在327隊家屬大院看到,院子里來來往往的行人見面就打招呼,說話就面帶微笑,在冬日里有一種別樣的溫暖。”我們都是30多年的好朋友,樓前樓后住著,一起工作一起退休,想法觀點也會相互影響。”捐獻遺體志愿者黃書能說。

黃老告訴記者,有一次他和老朋友們一起去大蜀山游玩,丁立長說他以后就要在大蜀山“安家”,也深深觸動了他。思前想后,在丁立長的帶動下,他也在遺體捐獻志愿書上簽上自己的姓名。

劉益榮并非327地質隊大院的退休職工或家屬,她之所以想要捐獻遺體,完全是因為她被“327隊捐獻團”成員的大愛感動了。66歲的劉益榮有一個智力殘疾的女兒,40多年來,她一直不離不棄地照顧女兒。幸運的是,女兒一直都非常乖巧、聽話,生活能夠自理。因為看到了隔壁的327地質隊大院里這么多老人都志愿捐獻遺體,劉益榮也想在自己百年之后將遺體捐獻給國家。“我沒什么能報答國家的,等我百年后,希望我的遺體能用于醫學研究或是救人一命,也算是我為國家做貢獻了。”

“廿埠社區很多退休老人都是以前在327地質隊從事地質工作,這個隊伍從上世紀五十年代找礦至今,是個老地質隊。這些退休職工素質都比較高,他們既了解捐獻遺體的意義,思想意識又超前,相互影響、志同道合,從而形成了捐獻遺體的群體效應。”瑤海區七里站街道黨工委書記付華正贊許地說。 

改變觀念——讓更多的人因此受惠

就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11月22日,遺體捐獻志愿者李榮述老人,完成了人生中的最后心愿,成功捐獻遺體,成為327地質隊第4位完成捐獻的老人。

“遺體捐獻”現在已經越來越多地被人們了解,捐獻志愿者也憑著一份愛心和信念,選擇將遺體捐獻,選擇讓自己的生命以另一種方式存在。327地質隊的遺體捐獻志愿團隊的事跡也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中國青年報》《中國自然資源報(原中國國土資源報)》《中國礦業報》《安徽日報》《合肥晚報》《江淮晨報》等多家國家、省部及地市媒體均給予了報道,安徽經視電視臺也為他們做過采訪報道。2015年2月6日,合肥市2014年度“十大新聞/經濟人物”頒獎典禮舉行,由安徽省地礦局327地質隊退休職工組成的遺體捐獻志愿團體喜獲“合肥市十大新聞人物”榮譽稱號。該隊最早志愿捐獻遺體的丁立長老人作為志愿者團體的代表上臺領獎,合肥市委副書記凌云為老人授牌。

人體器官移植技術是二十世紀醫學領域取得的重大進展之一,它挽救了成千上萬患者的生命。隨著醫學科技的發展,技術的提高,器官移植醫療技術在我國已很成熟,且移植成功率非常高,手術需求量激增。遺體主要用于醫學教學、病理解剖和器官移植。捐獻遺體對于支持醫學教育和科研事業意義十分重大。比如對遺體進行病理解剖可以提高醫學診斷及手術的成功率,使更多病人免受誤診之苦。

“總體來說,遺體捐獻的志愿者占人口比例很小,能成功完成捐獻的占申請遺體捐獻登記的比例更小,主要是很多人受思想觀念的影響。”安徽省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中心安徽醫科大學接受站相關負責人說。“入土為安”的傳統想法還在很多人心中根深蒂固,受“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損之不孝”等傳統觀念束縛,有很多人不理解遺體捐獻,更不能接受遺體捐獻。“我們經常會碰到老人愿意捐獻,哪怕之前簽署了捐獻申請,子女得知后仍死活都不同意,最后只得求助于公證。”

據介紹,安徽省迄今已有4300多例志愿申請遺體捐獻登記,已完成捐獻近400例。從2010年以來,每年都有近400人新加入志愿捐獻行列,約有50人成功捐獻。安徽省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中心安徽醫科大學接受站常務副站長付杰補充道:“從這一數字更可以看出,像327地質隊大院這樣集中的捐獻團體,在全省實屬罕見,令人敬佩!” 

如今,安徽省地礦局327地質隊已步入建隊后的第六十個年頭。這個秉承著“以獻身地質事業為榮,以艱苦奮斗為榮,以找礦立功為榮”的功勛地質隊、百強地質隊,已經帶領著一批又一批地質人走過了半個多世紀。他們在敬業奉獻、為國找礦、捧出一個個地質找礦成果的同時,也用地質人樸實的愛,關愛著身邊人,回饋著社會,報答著國家。走向生命盡頭的地質人,還惦記著為國家做最后的貢獻,奉獻一己之身,換取更多人的安康。如此這般大愛,我們怎能不敬佩?

(安徽省地礦局327地質隊  彭婧)

版權所有:中共安徽省委老干部局  技術支持:安徽智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皖ICP備17021523號

微信關注

安徽老干部

皖公網安備?34011102000816號